分娩期广泛应用抗生素年代的新生儿早发性侵袭性大肠埃希杆菌感染的危险因素

Stephanie J. Schrag, DPhila, James L. Hadler, MDb, Kathryn E. Arnold, MDc, Patricia Martell-Cleary, MSW, LPNc, Arthur Reingold, MDd and Anne Schuchat, MDa

aDivision of Bacterial and Mycotic Diseases, National Center for Infectious Diseases, Atlanta, Georgia; bEmerging Infections Program, Connecticut Department of Public Health, Hartford, Connecticut; cGeorgia Department of Human Resources, Division of Public Health, Atlanta, Georgia; dCalifornia Emerging Infections Program, Berkeley, California

摘要

目的 本文旨在对新生儿出生后第1周内发生 (早发性) 侵袭性大肠埃希杆菌感染的危险因素进行评估,其中对分娩期抗生素的应用予以重点研究。

方法 我们所进行的是一项回顾性病例对照研究,选择 1997-2001年来自于由主动细菌核心监测 (Active Bacterial Core Surveillance,ABCs) / 近期感染项目网 (Emerging Infections Program Network) 所指定的3个州 (加利福尼亚州、乔治亚州和康涅狄格州) 的、且自血液或脑脊液中可以分离出大肠埃希杆菌的 < 7 d的新生儿,将其纳入病例组。对照组婴儿 (n = 1 212) 与病例组婴儿均来自于相同的医院,通过复习1998-1999年上述医院中活产婴儿分层随 机样本中相关的生产和分娩记录来进行选择。

结果 通过筛检共确定132例大肠埃希杆菌感染病例,包括 68例氨苄西林耐药病例,总的病死率为16% (21 / 132)。其中2 / 3的病例为早产儿,49% (64 /132) 的病例出生时胎龄 ≤ 33 wk。53% (70/132) 的病例的母亲在分娩期间接受过抗生素治疗,其中70%接受过青霉素或氨苄西林治疗。低胎龄 (≤ 33 wk)、分娩期发热和胎膜破裂延迟 ≥ 18 h均与早发性大肠埃希杆菌感染的比值 (odds) 增加有关。将病例局限于氨苄西林耐药菌株感染者时,其结果与之相似。单因素分析结果显示,分娩期接受过任何抗生素治疗、 b-内酰胺抗生素治疗或分娩期抗生素治疗 ≥ 4 h均与大肠埃希杆菌感染、氨苄西林耐药菌感染的比值增加有关。而多因素的分析结果显示,在早产儿之 中,分娩期抗生素的使用并未显示出与任何一种结局指标相关。在足月儿 中,分娩期接受抗生素治疗 ≥ 4 h与早发性大肠埃希杆菌感染比值下降有关。

结论 分娩期的抗生素治疗并不增加早发性侵袭性大 肠埃希杆菌感染的比值;分娩期抗生素治疗仅对预防足月儿的大肠埃希杆菌感染有效。

关键词

新生儿(neonate);围生期感染(perinatal infection);氨苄西林(ampicillin);早产(preterm delivery);化学预防(chemoprophylaxis);败血症(sepsis)

缩略语

GBS=group B streptococcus

ABCs=Active Bacterial Core Surveillance

CI=confidence interval

OR=odds ratio

aOR=adjusted odds ratio

Address correspondence to Stephanie J. Schrag, DPhil, Mailstop C23,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1600 Clifton Rd, NE, Atlanta, GA 30333. E-mail: sschrag@cdc.gov

 

新生儿败血症是导致新生儿患病和死亡的主要 感染性病因。20世纪70年代出现的B族链球菌 (GBS) 败血症是引起新生儿出生后第1周内发生感染的主要病因。自20世纪90年代起发展起来的且已被广泛采用的作为预防策略的预防方针,就是 在分娩期间对高危产妇采用抗生素进行治疗,从而使美国围生期侵袭性GBS疾病的发病率降低 > 70%。

GBS败血症发病率的降低使人们把注意力移向了大肠埃希杆菌。在 GBS败血症出现以前,大肠埃希杆菌是导致新生儿感染的主要原因。目前,出 生后第1周内 (早发性) 新生儿侵袭性GBS败血症发病率已达0.3例 / 1 000例活产新生儿[1];早发性大肠埃希杆菌感染率与之相似,在一些人群中甚至高于GBS[2~4]。大肠埃希杆菌败血症是导致新生儿死 亡的重要原因,尤其在那些极低出生体重新生儿中[5] 。随着分娩期抗生素治疗的增多,人们对非GBS病原体引起的早发性新生儿败血症发病率升高 的顾虑也相应增加,尤其是革兰阴性病原体如大肠埃希杆菌,其与高病死率和抗生素耐药性的出现均 相关。虽然大多数群体样本的研究结果提示,在GBS败血症发病率降低的年代,早发性大肠埃希杆 菌败血症的发病率仍维持稳定[6,7],但仍有证据表明 其在极低出生体重婴儿中的发病率仍在不断升高[2, 8]。由于青霉素和氨苄西林是分娩期GBS化学预防的一线 药物,且氨苄西林也已被作为新生儿疑似败血症经验治疗的一线药物,因此在一些人群中出现的侵袭 性大肠埃希杆菌对氨苄西林耐药率 ≥ 85%[2]就格外地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围生期GBS败血症危险因素对制定针对高危孕妇的有效预防策略具有重要意义;而目前对于围生 期大肠埃希杆菌败血症的危险因素尚不十分明确,尤其是至今未能阐明分娩期抗生素的使用与早发性大 肠埃希杆菌感染之间的关系。一方面,分娩期应用抗生素可能对预防早发性大肠埃希杆菌感染有一定的 效果,如同在GBS败血症[9]和其他所有非GBS原 因引起的早发性败血症中所见到的那样[10];另一方 面,分娩期抗生素的预防用药 (目前估计约占分娩总数的25% ~ 30%) 可能会增加耐氨苄西林大肠埃希杆菌感染的危险度。几项有关新生儿败血症病例 系列分析的结果显示,分娩期使用抗生素和耐氨苄西林大肠埃希杆菌感染之间存在相关性 [11~14]。在本次研究中,我们在多个州的医院内对新生儿侵袭性 感染进行了监测,对经细菌培养确诊的侵袭性大肠埃希杆菌感染婴儿的大样本队列情况进行了描述; 同时,我们还开展了一项对于在广泛预防围生期GBS感染年代早发性大肠埃希杆菌感染危险因素进行 回顾性分析的病例对照研究,尤其关注分娩期抗生素的应用情况。

方法

选择1997年1月1日-2001年12月31日经血或脑脊液分离获得大肠埃希杆菌株的日龄 ≤ 6 d (早期性) 的新生儿纳入病例组。之所以选择这个时期是由于1996年公布了第 1个全国性围生期GBS感染预防指南,1998和1999年则开展了对分娩期应用 抗生素情况进行的评估[15],医疗人员中的GBS 预防策略也证实分娩期应用抗生素在当时已被广泛采用 [16]。通过主动细菌核心监测(ABCs) / 近期感染项目网[3, 4]对侵袭性新生儿败血症所采取的主动的、基于群体水平的监测,我们从中确定了本研究所需的 病例样本。集中样本人群中的新生儿来自于加利福尼亚州旧金山地区的 3个县、亚特兰大州和乔治亚州8个市县的11家医院中 > 85%的新生儿,以及康涅狄格州20家医院中 > 80%的新生儿。监测方法如前所述[3, 4]。简而言之,每个地区的监测人员定期对服务于所涉及人群临床实验室中的相关微生物 学记录进行复习,并使用标准化表格采集医学记录中的人口统计学资料及临床信息。结果获自于医学 记录,未进行集中的敏感性测试。

如前所述,对照组样本 (n = 1 212) 是通过复习ABCs地区活产新生儿样本生产和分娩记录摘要而选 择的[15, 17];对1998-1999年监测地区新生儿采用按比例随机分配的方法,并根据监测地区和出生医 院予以分层。使用标准化表格提取生产和分娩记录中的人口统计学及临床信息。剔除未参与新生儿败 血症监测医院中出生的以及通过ABCs筛检发现已发生早发性侵袭性GBS败血症的新生儿。

用于评价败血症潜在危险因素的变量包括母亲的人种和种族、分娩方式、出生时的胎龄、破膜持 续时间、分娩期发热和分娩期抗生素的使用情况。这些年的评估结果显示,所涉地区年龄 < 1岁的西班牙裔儿童中 > 85%均为白种人,因此我们把病例样本中的西班牙裔及不明人种者 (n = 14) 均假设为白种人。我们可以获得分娩期接受过抗生素治疗孕妇在其整个疗程中所用药物种类及用药剂量的数 据。

采用SAS 9.12软件 (SAS Institute,Cary,NC) 进行统计学分析。我们对两个主要结果变量进行了评估,即侵入性、早发性大肠埃希杆菌感染和氨苄 西林耐药的侵入性、早发性大肠埃希杆菌感染。虽然这些结果并不是互相排斥的,但我们仍对每一项 结果都进行了独立的评价。在分析氨苄西林耐药大肠埃希杆菌败血症危险因素时,我们剔除了对氨苄 西林敏感的病例。对 > 2个水平的变量采用单因素分析,多因素分析采用logistic 回归。对于在单因素分析中P < 0.15的变量,继续采用多因素模型进行分析,并采用向后逐步筛检法剔除无统计学 意义的变量。同时,对独立变量的共线性进行了评估。对照组样本与病例组样本并不是配对的,然而 为了确定监测的地区因素是否会对模型结果产生影响,我们根据不同的州进行了分层,并采用条件 logistic回归进行了分析。同时,对最终的多因素模型中所有的双向交互作用也进行了评价。采用刀 切法 (jackknife procedures)[18]对调整后的总的人群归因危险度及可信区间 (CI) 进行了评估。双侧P值 < 0.05为有统计学意义,并计算95%的CI。

结果

病例特征

5y间共筛检确定了132例早发性大肠埃希杆菌感染患者,其中 61%发生在出生当日,80%发生在出生后3 d内。病例特征概况见表1。2 / 3病例出生时胎龄 < 37 wk。中位住院时间为19 d (四分位距:7 ~ 50 d)。病死率16% (21 / 132)。存活病例中22% (24 / 111) 发生与住院相关的医学后遗症,这些后遗症并不是总能显示出与败血症存在联系。 超过1 / 2的病例 (53%;70 / 132) 在分娩期接受过抗生素治疗。最常用的治疗方案是单用氨苄西林, 其次是单用青霉素 (分别占分娩期抗生素治疗暴露病例的28%和16%)。分娩期抗生素治疗暴露婴儿中 有71%接受过一种包括青霉素或氨苄西林的治疗方案,分娩期抗生素治疗暴露婴儿所接受的青霉素或 氨苄西林的治疗剂次中位数为1 (范围:0 ~ 87剂)。

氨苄西林敏感和氨苄西林耐药病例的比较

在资料记录中有分离菌株氨苄西林敏感性测试结果的病例中,59% (68 / 116) 为氨苄西林耐药菌株感染。与氨苄西林敏感菌株感染病例相比,氨苄西 林耐药菌株感染病例中胎膜破裂延迟者似乎更多 (表2)。氨苄西林耐药菌株感染病例分娩期抗生素治疗的暴露情况似乎并不比氨苄西林敏感菌株感染病例更 多,但是他们却接受过更多剂次的分娩期青霉素或氨苄西林治疗 (平均剂次:氨苄西林敏感者0.4剂,氨苄西林耐药者3.7剂; Kruskal Wallis c12 = 6.6;P = 0.01)。多因素分析结果显示,病例组接受 ≥ 2剂青霉素或氨苄西林与氨苄西林耐药菌感染比值的升高依旧相关 (表2)。氨苄西林耐药菌感染病例的病死率高于氨苄西林敏感菌感染病例,但差异无统 计学意义[分别为10 / 68 (15%) 和4 / 48 (8%);Fisher抯精确检验;P = 0.39];21例死亡病例中的7例无氨苄西林敏感性测试结果记录。

病例-对照危险因素分析

早发性大肠埃希杆菌感染与早发性氨苄西林耐药大肠埃希杆菌感染两者的相关危险因素相似 (表3)。在单因素和多因素模型中,极低胎龄 (胎龄 ≤ 33 wk) 是最强烈的危险因素[所有感染:调整比值比 (aOR) 为26.5,95% CI为15.0 ~ 46.8;氨苄西林耐药菌株感染:aOR为35.8,95%CI为16.8 ~ 76.3]。单因素和多因素模型分析结果均显示,34 ~ 36 wk胎龄、分娩期发热和胎膜破裂延迟均是大肠埃希杆菌感染和氨苄西林耐药大肠埃希 杆菌感染的危险因素 (表2)。在对分娩期发热和胎膜破裂延迟进行调整后,与早产相关的人群归因危 险度为59% (95%CI为49% ~ 70%)。

在对分娩期发热进行控制后的单因素分析结果显示,分娩期抗生素治疗暴露与大肠埃希杆菌感染及 氨苄西林耐药大肠埃希杆菌感染比值的增加均相关 (表3)。将病例仅限于氨苄西林敏感大肠埃希杆菌感染者后,单因素分析结果显示,分娩期抗生素治 疗暴露与大肠埃希杆菌感染比值比(OR)的增加 (OR为2.3,95% CI为1.3 ~ 4.2) 及控制分娩期发热因素后大肠埃希杆菌感染OR的增加 (OR为1.7,95% CI为0.9 ~ 3.2)依旧相关。

在多因素分析中,与分娩期抗生素应用相关的变量与大肠埃希杆菌感染和氨苄西林耐药大肠埃希杆 菌感染结局的相关性均未达到统计学意义 (表3)。将上述变量纳入最终的多因素模型后,与之相关的 OR则接近1 (表3)。将病例组和对照组样本按监测地区进行汇总后,多因素分析的结果仍与上述结果 相似。

鉴于胎龄与大肠埃希杆菌感染比值之间的关联如此强烈,我们还对足月儿和早产儿的潜在危险因素 分别进行了评估。早产儿的多因素分析结果显示,危险因素胎膜破裂延迟 (aOR为5.2,95% CI为2.7 ~ 10.0) 和分娩期发热 (aOR为7.6,95% CI为2.3 ~ 25.0) 有统计学意义。在足月儿中,除了胎膜破裂延迟 (aOR为5.3,95% CI为2.4 ~ 11.6) 和分娩期发热 (aOR为8.2,95% CI为3.6 ~ 18.8) 以外,分娩期抗生素治疗暴露 ≥ 4 h (aOR为0.3,95% CI为0.1 ~ 0.8) 也与大肠埃希杆菌感染比值的降低有关。对于早产儿和足月儿的氨苄西林耐药大 肠埃希杆菌感染结局而言,胎膜破裂延迟和分娩期发热是仅有的与感染之间存在显著关联的因素。

讨论

尽管在本研究期间分娩期抗生素预防疗法已得到了广泛的应用,但我们未能发现有关分娩期抗生素 暴露会增加早发性大肠埃希杆菌感染比值的证据;而且,分娩期抗生素治疗对足月儿具有保护作用。 这些可靠的发现意味着目前不需要对围生期GBS预防的推荐方案作进一步的修改。然而,抗生素的应 用实践和败血症的病原体都处于动态变化之中,因此继续对 GBS预防可能带来的意料之外的结局进行监测仍然十分重要。迄今为止,已有报道指出极低 出生体重儿的早发性大肠埃希杆菌感染的发病率增高 [2, 8]。目前普遍观察到的是包括极低出生体重儿在内的 GBS败血症发病率已有所下降;而在一些已执行GBS疾病预防指南的国家中,早发性大肠埃希杆 菌感染发病率和总的非GBS败血症发病率似乎均依然维持稳定 [2~4, 8, 19~22]

本文关于分娩期抗生素暴露与早发性大肠埃希杆菌败血症之间缺乏相关性的报道,与各种原因引起 极低出生体重婴儿败血症报道中的结果相一致[8] 。分娩期抗生素预防疗法缺乏足够的保护作用也值得引 起关注。对易受大肠埃希杆菌感染的早产儿来说,我们并未发现与分娩期抗生素暴露降低败血症比值相 关的证据,而在足月儿中的有效率则达到了70%。十多年前的一项多中心病例对照研究估计,分娩期 抗生素疗法预防早发性非GBS败血症的有效率为63%[10 ];而在该研究中作为引起非GBS败血症最主要原因的大肠埃希杆菌感染仅占病例数的 28%。有意义的是,上述研究中早产儿所占比例[10] 与本研究中的相似。在Schuchat等[10]进行该项研究的年代, GBS预防还未被普遍采用,此时的分娩期抗生素治疗主要是用于有绒膜羊膜炎体征的妇女。在这些高 危分娩中,抗生素可能对预防早发性大肠埃希杆菌感染具有一定的益处。

作为在分娩期普遍使用的青霉素和氨苄西林来说,其对预防大肠埃希杆菌垂直传播来说可能不再 那么有效。在我们的病例中,一半以上 (59%) 的感染由氨苄西林耐药菌株引起。然而,如果我们仅限于对氨苄西林敏感病例进行分析,则无证据显示 分娩期抗生素暴露具有保护作用。

已有文献[2,8,23~25]对氨苄西林耐药大肠埃希杆菌 的出现作了明确的记录,虽然这可能与抗生素的使用有关,但我们的结果提示,分娩期抗生素治疗并 不是造成早发性氨苄西林耐药菌感染的主要原因。在将氨苄西林耐药菌株感染患者与氨苄西林敏感菌 株感染患者进行比较时,我们发现抗生素暴露与耐药之间存在某种关联,此结果与其他一些研究结 果[8, 11~14]相一致。然而,由于排除了已被预防的敏感菌感染,因此这种评估往往高估了抗生素暴露所 能产生的影响。当我们把大肠埃希杆菌感染病例与未发生感染的对照组研究对象进行比较并对其他败血 症危险因素予以控制后,便无法获得与分娩期抗生素暴露存在相关性的证据。上述结果强调了病例对 照或队列研究对于阐明抗生素暴露与耐药菌感染之间关系的重要性,同时也强调了仅基于病例资料或未 对某些主要危险因素实施控制而进行的对于相关性的不恰当解释所造成的危害 [6]

我们的研究存在若干局限,最重要的是这是一项回顾性研究而非随机对照试验。因此,分娩期抗 生素预防疗法的暴露病例人群可能与抗生素未暴露人群之间存在一些无法在统计分析时予以控制的差异。 此外,本研究中病例组研究对象的时间跨度要比对照组研究对象大。由于目前阶段的 GBS预防实践仍处于相当稳定的状态,因此GBS感染发病率也是处 在一个稳步下降的趋势之中,并且1998-2001年并未因其他原因 (例如先兆早产) 对分娩期抗生素应用指南进行修改,我们认为病例组和对照组在时间 上的差异并不会对结果产生严重的偏倚[16, 26, 27]。由于我们重点关注的是与疾病相关的因素而不是与感染 结果相关的因素,因此在此阶段任何有关新生儿治疗的改变都不会对我们的主要结果产生影响。病史 摘要中不包含患儿治疗及其流程的相关信息,因此我们未能得到这些患儿更详细的临床资料。药物敏 感性测试的药物种类及测试方法均未实行标准化,测试医嘱也是由治疗医师下达的。幸运的是,绝大 多数 (88%) 患儿都有氨苄西林敏感性测试的结果,但对于其他药物的敏感性则无法予以评价。最后, 我们无法对既往研究中所确定的一些败血症潜在危险因素 (例如母亲的年龄较小和阴道检查的次数) 进行评价,同时也不能对分娩期抗生素用药的原因进行评价。

在我们所能评估的造成早发性大肠埃希杆菌感染的危险因素中,早产是最强烈的危险因素。此结果 与既往有关新生儿败血症危险因素的研究结果相一致 [8, 28]。不断增加的文献数量提示,阴道感染也有可能是造成早产的重要原因 [29, 30]。我们所观察到的相关性可能反映了这样一个事实,即由大肠埃希杆 菌引起的轻度阴道感染或炎症可以导致早产和早发性感染;也有可能是由于早产儿皮肤屏障发育不完善 以及母亲抗体未能完全转运至胎儿而使其更易受到感染所致。由于病例样本中的 2/3都是早产儿,因此明确预防早产策略的成果将有助于预防早发性大肠 埃希杆菌感染。

(朱晓东、钱继红 译 朱建幸 校)

参考文献

1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2005;54:12051208

2 Stoll B, et al. Pediatr Infect Dis J 2005;24:635639

3 Baltimore RS, et al. Pediatrics 2001;108:10941098

4 Hyde TB, et al. Pediatrics 2002;110:690695

5 Lopez Sastre J, et al. J Perinat Med 2000;28:309315

6 Moore MR, et al. Lancet Infect Dis 2003;3:201213

7 Schrag SJ, et al. N Engl J Med 2000;342:1520

8 Stoll BJ, et al. N Engl J Med 2002;347:240247

9 Boyer KM, et al. N Engl J Med 1986;314:16651669

10 Schuchat A, et al. Pediatrics 2000;105:2126

11 Joseph TA, et al. Arch Pediatr Adolesc Med 1998;152:3540

12 Mercer BM, et al. Am J Obstet Gynecol 1999;181:816821

13 Terrone DA, et al. Am J Obstet Gynecol 1999;180:13451348

14 Towers C, et al. Am J Obstet Gynecol 2002;187:495500

15 Schrag SJ, et al. N Engl J Med 2002;347:233239

16 Watt JP, et al. Obstet Gynecol 2001;98:713

17 Schrag SJ, et al. Obstet Gynecol 2003;102:753760

18 Kahn MJ, et al. Rochester, MN: Mayo Clinic;2000. Technical report 54

19 Lopez Sastre J, et al. Acta Pediatr 2005;94:451457

20 Daley AJ, et al. Pediatr Infect Dis J 2004;23:630634

21 Alarcon A, et al. Pediatr Infect Dis J 2004;23:295299

22 Edwards RK, et al. Infect Dis Obstet Gynecol 2003;11:221226

23 Karlowsky JA, et al. Antimicrob Agents Chemother 2002;46:25402545

24 Kerrn MB, et al. J Antimicrob Chemother 2002;50:513516

25 Oteo J, et al. J Antimicrob Chemother 2002;50:945952

26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2000;49:793796

27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MMWR Morb Mortal Wkly Rep 2000;49:936940

28 Yancey M, et al. Obstet Gynecol 1996;87:188194

29 Goldenberg R, et al. Clin Perinatol 2003;30:677700

30 Goldenberg R, et al. Am J Obstet Gynecol 2000;182:631635

【英文原件请参阅 PEDIATRICS 2006;118 (2):570576

表1早发性侵袭性大肠埃希杆菌败血症婴儿的特征

特征 例数 (%)

出生州

加利福尼亚州 35 (26)

康涅狄格州 43 (33)

乔治亚州 54 (41)

出生年份

1997年 11 (8)

1998年 31 (24)

1999年 32 (24)

2000年 33 (25)

2001年 25 (19)

男性 76 (58)

人种

白种人 68 (52)

黑种人 33 (25)

美洲印第安人 / 阿拉斯加土著人 0

亚洲人 / 太平洋岛人 11 (9)

其他 3 (2)

无法确定 17 (12)

种族

西班牙裔 24 (18)

非西班牙裔 40 (31)

无法确定 67 (51)

出生体重

< 1 500 g 47 (36)

1 500 ~ 2 499 g 30 (23)

≥ 2 500 g 53 (40)

无法确定 2 (1)

胎龄

≤ 33 wk 64 (49)

34 ~ 36 wk 23 (17)

≥ 37 wk 45 (34)

临床综合征

菌血症 69 (53)

脑膜炎 12 (9)

肺炎 12 (9)

蜂窝组织炎 4 (3)

坏死性小肠结肠炎 5 (4)

其他 27 (20)

无法确定 3 (2)

培养阳性标本

血液 126 (95)

脑脊液 6 (5)

多种微生物感染a 4 (3)

氨苄西林敏感性测试结果

敏感 48 (36)

耐药 68 (52)

无法确定 16 (12)

分娩期抗生素预防疗法暴露 70 (53)

分娩期氨苄西林或青霉素预防疗法暴露 50 (71)b

a分离得到的其他菌株包括肺炎克雷伯杆菌 (n = 2)、金黄色葡萄球菌 (n = 1) 和奇异变形杆菌 (n = 1);b来自于分娩期抗生素疗法暴露的70例婴儿。

表2与氨苄西林耐药相关的早发性侵袭性大肠埃希杆菌感染病例因素

暴露比例 / %

特征 氨苄西林耐药 氨苄西林敏感 OR (95% CI) aORa (95% CI)

(n = 68) (n = 48)

黑种人 26.5 20.8 1.4 (0.6 ~ 3.3)

剖宫产术 36.8 39.6 0.9 (0.4 ~ 1.9)

分娩期发热 22.4 20.8 1.1 (0.4 ~ 2.7)

胎膜破裂延迟 ≥ 18 h 52.5 31.3 2.4 (1.1 ~ 5.4) 2.5 (1.1 ~ 5.7)

胎龄

≤ 33 wk 51.5 39.6 2.6 (1.1 ~ 5.8)

34 ~ 36 wk 22.1 8.3 5.2 (1.5 ~ 18.3)

≥ 37 wk 26.5 52.1 参考值

分娩期抗生素预防 55.9 43.8 1.6 (0.8 ~ 3.4)

分娩前 > 4 h的分娩期抗生素预防治疗 45.2 17.8 3.8 (1.5 ~ 9.5)

氨苄西林或青霉素预防疗法暴露 44.1 27.1 2.1 (1.0 ~ 4.7)

暴露 ≥ 2剂的分娩期氨苄西林或青霉素预防治疗 29.4 8.3 4.6 (1.5 ~ 14.5) 5.3 (1.6 ~ 17.2)

aaORs反映的是在控制其他重要因素之后,所关注的变量与结果之间相关性的强度。

表3基于病例样本和对照样本比较的早发性侵袭性大肠埃希杆菌败血症危险因素的单因素和多因素分析

对照组抗生素暴 大肠埃希杆菌 (n = 132) 氨苄西林耐药大肠埃希杆菌 (n = 68) 特征 露的比例 (n = 病例组抗生 OR (95% CI) aORa (95% CI) 病例组抗生OR (95% CI) aORa (95% CI) 1 212) / % 素暴露比 素暴露比 例 / % 例 / %

黑种人 16.2 25.0 1.7 (1.1 ~ 2.6) 26.5 1.9 (1.1 ~ 3.3)

剖宫产术 21.6 40.2 2.4 (1.7 ~ 3.5) 36.8 2.1 (1.3 ~ 3.5)

分娩期发热 3.5 20.6 7.2 (4.3 ~ 12.2) 6.6 (3.3 ~ 13.2)22.4 8.0 (4.2 ~ 15.4) 5.9 (2.3 ~ 14.9)

胎膜破裂延迟 ≥ 18 h 9.9 45.8 7.8 (5.2 ~ 11.6) 3.5 (2.1 ~ 5.8) 52.5 10.1 (5.9 ~ 17.5) 4.7 (2.4 ~ 9.1)

胎龄

≤ 33 wk 3.0 48.5 42.1 (25.4 ~ 69.8) 26.5 (15.0 ~ 46.8)51.5 57.5 (29.8 ~ 111.1) 35.8 (16.8 ~ 76.3)

34 ~ 36 wk 8.6 17.4 5.2 (3.0 ~ 9.0) 5.3 (3.0 ~ 9.7) 22.1 8.5 (4.2 ~ 17.4) 8.8 (3.9 ~ 19.9)

≥ 37 wk 88.4 34.1 参考值 26.4

分娩期抗生素预防 25.1 53.0 3.4 (2.3 ~ 4.9) 1.2 (0.7 ~ 2.0)b 55.9 3.8 (2.3 ~ 6.2) 1.2 (0.6 ~ 2.6)b

分娩前 > 4 h的分娩期 15.9 37.4 3.2 (2.1 ~ 4.7) 0.8 (0.5 ~ 1.5)b 45.2 4.4 (2.6 ~ 7.4) 1.1 (0.5 ~ 2.4)b

抗生素预防治疗

氨苄西林或青霉素预防 21.9 40.2 2.4 (1.7 ~ 3.5) 0.9 (0.5 ~ 1.6)b 44.1 2.8 (1.7 ~ 4.6) 0.9 (0.4 ~ 2.0)b

疗法暴露

暴露 ≥ 2剂的分娩期 11.9 25.0 2.5 (1.6 ~ 3.8) 0.8 (0.4 ~ 1.4)b 29.4 3.1 (1.8 ~ 5.4) 0.7 (0.3 ~ 1.7)b

氨苄西林或青霉素 预防治疗

aaOR反映的是在控制其他重要因素之后,所关注的变量与结果之间相关性的强度; b这些条目未被保留在最终的多因素模型中,报道的aORs反映了当这些条目被分别纳入最终模型时所得到的值。

PEDIATRICS

. . .encourages investigators to register their clinical trials in a public trials registry. The members of th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Medical Journal Editors plan to consider clinical trials for publication only if they have been registered (see N Eng J Med 2004; 351.1250.1). The National Library of Medicine抯 www.clinicaltrials.gov is a free registry, open to all investigators, that meets the committee抯 requirements.

N Eng J Med. 354;16, June 15, 2006

儿科时讯

PREGNANT PAUSE

揂ustralian hospitals are bracing for a baby boom next month as pregnant women try to delay births to take advantage of a new welfare payment, researchers said. Beginning July 1, a baby bonus paid to the parents for every newborn will increase by $740, to $3,000. Economists said after the baby bonus was introduced in 2004, about 700 births were delayed by a week to take advantage of the payment.

New York Times. June 21, 2006 Recommended sites:Fishing is an interesting thing in Metin2 especially it could bring you Metin2 Yang. Although prepare fishing requires some Metin2 Yang to buy rice ball, worm and minnow, you can get some reward such as Metin2 Yang by killing the fish. The fishbone, clam, piece of stone and white pearl could be sold at good price. You will find unique greasure than grinding Metin2 Yang. This way of making Metin2 Yang will not make you boring. mbt shoes discount mbt shoes cheap mbt shoes mbt anti shoes mbt walking shoes mbt footwear MBT M.Walk wholesale MBT shoes lami shoes mbt anti shoes mbt shoes clearance MBT Sandals mbt lami shoes mbt shoes mbt outlet mbt shoes on sale mbt walking shoes mbt footwear mbt shoes mbt shoes sale mbt shoes clearance mbt clearance shoes mbt cheap shoes mbt sale shoes Mbt lami shoes Buy Mbt Shoes Online Uk MBT Shoes On Sale Cheap Mbt Shoes Mbt shoes MBT Sport Shoes MBT walking shoes Mbt shoes Cheap mbt shoes sale Mbt clearance sale Buy mbt shoes online UK

moncler jacket